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故事 > 贝壳人(4)

贝壳人(4)

时间:2011-12-0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贝壳人要离开海边了。他又看了看碧蓝的海水,心里竟然像海水一样荡漾起来。

    穿越一片棕榈树林,贝壳人看到了村庄。贝壳人于是径直向村庄里走去。

    在这个小渔村里,一些人正在晒着鱼网。孩子们在村子里四处乱窜。贝壳人的出现,让这些人感到十分惊奇。在这个小渔村里,一年也来不了几个人,更何况是一个穿着奇怪的衣服的美丽女子。一个老女人把贝壳人领进了她低矮的屋子。屋子里摆设十分简单,但却散发着一种奇怪的香味儿。老女人问贝壳人,你是从哪儿来的呀?贝壳人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照实说,一定会让这个老女人当成疯子的。然后,贝壳人说,我迷路了,在大海上,像一片叶子一样飘到了这儿。

    在老女人家里,贝壳人生活了几天。他像老女人的女儿一样,乖巧,善解人意。贝壳人发现,老女人屋子里散发出的香味竟是一具睡在柜子里的尸体。这具尸体像活人一样,皮肤光滑,面容安详。刚看到这具尸体时,贝壳人还以为他是个睡眠中的活人。这个死人看上去大约三十岁左右,长着一只很挺拔的鼻子,很英俊。可是当老女人说那是个死尸后,贝壳人简直不敢相信,以为是老女人的诅咒。可后来他相信了。

    老女人告诉贝壳人,这具死尸是她的丈夫。已经装进死亡的肚子里好多年了。老女人每天用眼泪浇灌丈夫的尸体,时间一长,尸体不但没有腐烂,还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儿。

    贝壳人的美目里流出了眼泪。在此之前,他不会被一些事情打动。但是现在这件事却是不由自主地发生了。晚上睡在床上,贝壳人想,他们两个人在生界和死界互相凝视,互相抚摸,但却不能交流,恋爱,这是多么痛苦的事儿啊!这颗奇怪的珍珠能不能把这个年轻人救活呢?可新的问题困扰着贝壳人,死尸要是真的复活,他们两个人又该怎样生活呢?老女人如此熟悉年轻的丈夫,而这具死尸却很有可能认不出自己的妻子。

    这个想法像风一样消散了。那具死尸仍然躺在柜子里。

    有一天,贝壳人正在陪老女人说话时,门突然打开了。几个家丁模样的人闯了进来。这时候,贝壳人看到的却不是家丁,而是几只巨大的蟑螂。贝壳人不禁站起来,往后退了几步。老女人说,到这儿来,有事儿么?几个家丁说,城堡老爷听说你们家来了位女士。老女人看了一眼贝壳人然后说,这又有什么呀!家丁们装出一付彬彬有礼的样子,对着贝壳人说,这就是那位女士吧,我们老爷请您过去说话。贝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他望了一眼老女人,她没有一点儿表情。于是,贝壳人跟随几个家丁去了城堡老爷家。

    城堡老爷正在屋子里打呼噜。听见门声一响,他立刻就醒了。当贝壳人出现在他面前里,城堡老爷的下巴掉了下来,一张嘴洞口一样张着,像是鸟儿的窝。在见过城堡老爷后,贝壳就被放进了一个只开着一个小洞口的房子里。那间房子只有一丝儿光线,打在黑黑的墙壁上,像是一丝儿灿烂的刀痕。

    贝壳人在这间没有声音、没有陈设的屋子里坐着。他又一次陷入了沉入海底的那种感觉里。仿佛自己是活在鸡蛋里一样。贝壳人寂寞地想着。他不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怎样的。但在这样一个小房子里活着,所有的思想都会像裸露在寒冷的冬天里的花瓣一样枯萎。

    半夜里,贝壳人突然从梦中惊醒了。他坐了起来。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像是在母亲的子宫里坐着,发呆。因为此时此刻,寂静压着耳膜,黑暗遮着眼睛,这么小的空间里,只有贝壳人的心跳声和呼吸声。贝壳人把手伸进怀里,那颗变小了的珍珠被捂得发烫。贝壳人于是把珍珠拿了出来。四周一下子亮了起来,这颗小太阳,驱赶掉黑暗,让贝壳人眼前充满了希望。贝壳人久久地注视着这颗珍珠,以至于内心像海水一样泛起了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