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杏花儿,开了

杏花儿,开了

时间:2014-09-24 作者:未详 点击:10次

  一
  
  这个位置原本不是洛多明的,他那么高,何况也不近视。最难忍受的是每次放学,他就扯着嗓子喊:“别小远……笔记借我用一下。”那个‘远’字喊得比长城还长。当然我并不轻易借笔记给男生的,除了他。因为他知道我的秘密,就像他对我说话一样总充满着威胁。
  
  我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切事物在我的世界里是那么安静,与我相伴的也许只有那夕阳落日。时不时的有情侣骑车从身边经过,他们的背影是那么的幸福。树上的叶子仿佛都在随他们舞动。
  
  “刹——刹”我还未回过神,一辆自行车挡在我前边,车上坐的人是洛多明。“别小远,我载你回家吧!省得你一个人在路上独享孤独啊!”他的话中显然充满了嘲笑和无礼,当然这一切只有我知道。“谢谢,我不用,我怕你的爱车会散架。”这句话仿佛把他惹怒了,“别小远,我就怕你不敢,我知道你怕……”他没把话说下去,当然这是用我眼中的泪水换来的,他转身骑上车走了。
  
  我一个人迈着有些零碎的脚步踩到了家,可我的心还是不能平静,或许是因为他。洛已经站在隔壁的阳台上,他向下望我,我抬着头看着他,忽然间感到我们之间的距离是如此遥远,我已无暇顾及这些,我跑到了阳台上,给花盆中的不会发芽的种子浇水。“喂,别小痴,今天的日落很美啊!”他在对面兴高采烈的对我喊,我抬头看见他那独特的挑衅目光,仿佛就要把我融化成空气。我不再理会他,转身进了屋子,落日的孤独透过窗子布满了我的卧室。如果真的如爱因斯坦说的那样,我多么希望我思想的粒子随着光束回到过去,回到七年前,那个依然充满阳光的午后。
  
  二
  
  那年我九岁,你大我一岁零三个月。记得那天很热,站在院子里不动就会出一头汗,我跑出院门到你家,我到你家就好像感到有种下雨的感觉,但闷热只让我缠着你给我买冰激凌了,“小哥哥,天好热,我们去买冰激凌吧!”你没有立刻回答我,我看到你眼里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着,“远远,我要走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一边眨着眼睛一边扯着我的手说。我脑子一下子空白了,仿佛听到了雷声,“那你以后还回来吗?”我抽噎着问。“会的。”你很坚定的告诉我,然后就拉着我走到那棵杏树下在地上捡了一颗杏核,你把它递到我手里说:“远远,这是我们吃的杏核,把他种下来,等杏子熟了我回来给你摘杏子吃。”我用手擦了擦泪水,紧握着杏核,仿佛攥着所有的希望。
  
  最后你还是转身离开了,蓝色的雨点从天边划落,我不记得自己哭成了什么样子,只知道我的世界一片模糊,唯一清晰的只有你的背影和你校服上一片洗的泛黄的血迹。所有记忆的碎片从大脑中掠过,在这里被撞的粉碎,我怎么也不能将它们拾起拼凑出你的模样…
  
  只记得你小时候很帅,可却有点笨。我三岁的时候,你牵着我的手在院子里走。我走的很伶俐,只是你倒像喝醉酒一样。然而你慢慢的变得强壮起来,因为你是男生,那时你很喜欢看武侠电影,你说男生就是要保护女生,就这样你总会围在我身边。在炎热的夏天,你不顾头上的汗水给我扇扇子,跑去街口买冰激凌给我吃。你家有棵杏树,杏子稍微大点还没长熟,你就爬到树上摘杏子给我吃,我看到你脸上的汗水混着泥土,感觉好像京剧里的脸谱一样,我就笑了。你也捧着杏子站在那傻笑……
  
  我五岁那年,你被送入学校,我也哭着闹着要去上学,可我年龄不够,人家不让去。结果闹的你也无心上学,整天逃课回家陪我玩。最后叔叔没办法就让你晚一年和我一起去上学。起初我们并没有坐在一起,和我坐在一起的是一个男生。有一次,你看到他欺负我,你跑过来打了他一顿,接着掂起书包坐在我旁边说:“以后,我就坐在这里了。”当时你说的挺严肃的,像解放军奔赴战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