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我的初恋(2)

我的初恋(2)

时间:2012-08-28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心想:你想太多了吧,这辈子休想了(没敢说出来)。
  小青开始唱歌厅了,我理所当然地成了她的保镖。
  我们住在闵行,那时候的路还不好走,坐长途车去上海要一个多小时。
  我们就每天坐三个小时的车去上海挣五块钱的演出费。
  小青唱完歌已将近午夜时分,我们再坐夜间的长途车回家。上海的冬夜是那么的寒冷,破旧的车子里四处漏风,在“乒乒乓乓”的响声中,我们紧紧依偎,相互取暖。
  过了那个冬天,渐渐的,请小青演出的人多了起来,她开始一晚唱两三场,她开始有些不愿意我跟着她跑场了。
  嘴上虽然没说,但我还是能感觉出来。每次她向别人介绍我都很不情愿,说我是她的好朋友,但别人都能看出来我们的关系。
  直到那一天,出了那件事。
  那天在厂里,刚吃过午饭,我们就坐在操场边上,看技校的那帮和我们一般大的孩子们踢球。
  这时,就听到一声巨响,感觉脚下的土地也有些轻微的颤动。然后,就见厂区的东面腾起了一股浓烟。
  然后,一个像飞碟一样的东西旋转着,从天空中高速划过。
  我们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知道出事了。
  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这次因为“飞碟”离我们比较近,所以响声也就特别的惊心动魄,我们知道,“飞碟”着落了。
  我们一群人寻声飞奔过去,只见一个硕大无比的锅炉盖子躺在五车间的门口。
  大铁门给砸烂了,大锅盖的前方不到五米处躺着一个女工,已经昏了过去。身体在微微地颤抖,她的两只脚被锅盖硬生生地切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看着还在抖动的锅盖,然后看到了女工的那两只脚,在五米以外。这五米的距离,除了散落了两只脚,还散落了一些碎碎的、白白的骨头渣子。
  小青躲在我的怀里,已然面无人色,抖得像疾风中的稻草人。
  我使劲地抓住她,如果不抓紧她,我想我也会摔倒。
  小青回家就大病了一场,然后,她就请长假不来上班了。
  而见不到小青的我,不久也离开了化工厂,开始了我的流浪生活。
  我有很长的时间见不到小青,也得不到她的消息。
  每次回闵行,她总是不在。不在家,不在厂里,她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而我每次回家也只能待几天,所以,我总是带着遗憾走上南下的路。
  在异乡月明星稀的午夜,我也常常想念她。
  想念她的歌声,想念她的长睫毛,想念她冰凉的小手,想念我们靠在锅炉上取暖的情景。然后,我躺在八个人一间的宿舍里,蒙上毛巾,静静地流泪。
  又是一年的春节,我和全国各地的民工一起挤了几天的火车,脏兮兮地回到了上海。
  母亲对我说,小青前两天来过了。
  我平静许久的心又狂跳了起来,追着母亲问:小青怎么样了?她变化大吗?她说什么了?
  母亲苦笑着道:她过得不怎么好,找了个男朋友,比她大挺多的,她家里就很反对,她和家里闹翻了,现在住在男的家里呢,准备过年结婚。
  然后母亲又说:这次是来送请柬的。
  我一把抢过请柬,仔细一看,结婚的日期就是我回家的那一天。
  我在寒冷的街上狂奔,希望能买到一件像样的礼物来送给她。
  婚礼在一家不大的饭店举行,当我找到饭店时,那里已是人头济济,一片喜气洋洋。
  当她看到风尘仆仆、一脸憔悴的我时,她愣住了。
  伴娘是和她一起长大的小姐妹。除了伴娘,我应该是娘家惟一的代表了。
  小青穿着一件白色的婚纱,薄施脂粉,一双眼睛秋水一般晶莹。
  拉住她的手,我想告诉她,我依然很爱她,虽然在几千里外,我每天都在想她。
  可看着她美丽的脸,我想了一路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