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做个负责的好男人,101次求婚(2)

做个负责的好男人,101次求婚(2)

时间:2011-12-13 作者:未详 点击:50次

  她带我去游览。爬香山,她问我: 你行吗? 依然是大人对孩子的不放心。我笑一笑,不说什么,三步两步爬上去,反身拉她,她神色讶然: 小弟,你真长大了。 是的,已经长大到可以追求我心爱的女人了。回程,她是累了,闭着眼大盹,头渐渐落到我肩上。我的手一点点伸出去,终于轻轻搂住她。车一个巨震,她滑过我怀里。温暖的身体与我紧紧相贴。快到站,她醒了,笑着抬头看我,正遇上我大无畏的目光。她吃了一惊,脸慢慢地,慢慢地烧了起来。那一刻,我明白地觉察到,那一瞬间,她是在把我当男人看了。

  时间飞跃,转眼假期就过完了。临别的晚上,她帮我清理东西。我想问一句重要的话,却没有勇气,终于我问: 朱颜,你喜欢我吗? 她温和地说: 像你这么优秀的男孩,谁会不喜欢呢? 啊,她终于对我说了喜欢。

  第二天下午我到了家,晚饭桌上,母亲忽然说, 咦,你去了北京,怎么没有去看你朱姐姐?听你朱伯伯说,她要结婚了…… 以下的话我都听不见了。

  她的门半开着,可以看见她正坐在窗边,那晚有大而圆的月亮,月光下地微微忧伤的脸容,仿佛若有所思,她所想的东西,我无从知道,再没有一刻,我那样强烈地感觉到我与她之间时间的天堑。她是成年人,而我,还是孩子。朱颜看到我,吃了一惊: 咦,你没回去?还是,又来了? 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 你要结婚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一楞,然后笑了: 有什么好说的。 我忽然大声地说: 可是,可是,你说过你喜欢我的。

  朱颜脸色大变,她怔怔地看着我。我在她膝前蹲了下去: 你爱那个人吗? 她缓缓地摇头: 这种年代,这种年纪,说爱不爱实在是很可笑的。 既然你不爱他,那么给我时间,给我三年时间,三年以后我就毕业了,我就可以娶你了,我, 我的声音突然哽住了, 我,我喜欢你。 朱颜勉强张嘴,似乎想笑,可是忽然间泪水倾泻而下: 我还一直以为是我的错觉。原来',原来是真的。可是,我哪有时间给你呢,我已经28了,三年后就31岁了。我怎么能拿我的幸福来赌一个少年的诺言。小弟,回去吧。

  我轻轻地,无限绝望地问: 你真的喜欢过我吗?

  她点了点头: 是,我喜欢你。

  我以为这就是永别了,念书、毕业、找工作,一点点舔净自己的伤口,挂牵着千里之外朱颜的喜与悲。

  一天,在公共汽车上,迟迟的,我认出熟悉的背影,明知不可能,我还是脱口而出: 朱颜。 她转过身来,对我静静地笑,竞真是朱颜。

  四年时间过去了,我已23岁,年纪渐长,遂不动声色。她32岁,眼角初生皱纹,然而风韵更胜当年。我们随意地聊着,知道她离了婚,又调回本市,她给我留了电话号码,我们从此便淡淡地来往着。走在街上,喜欢在橱窗里看我们的侧影,我的高大和她的娇小,如此相配,看不出任何的差距。 一日,我邀她到我的宿舍里坐坐,屋子窄小,她在床上坐下,打翻了一个木盒 咦, 她蹲下去,我听见她的声音变了调: 这是什么? 我也蹲下去: 这是冰棒纸,14年前你买给我的。一天一张,一共是38张。 她的呼吸突然间急促起来,我轻轻说: 你记不记得',我九岁那年你就答应过要嫁给我。你现在还愿意吗? 我开始每天给她送花,大束大束的红政瑰,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嫁给我。 朱颜始终避而不见,我送了98束后,她终于约我出来见面,开口道: 小弟,我已经决定要嫁给一个50岁的丧偶男人了。 我的心整个沉了下去, 为什么,从九岁那年开始,我向你求了100次婚,你还是不能被我感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