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甜蜜的巧克力之恋(2)

甜蜜的巧克力之恋(2)

时间:2011-10-1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那女人终于被我说动心了。她刚刚说了一句“告诉我你们在哪里”,我手中的电话已被人抢了过去。我抬头一看,那个男人像豹子一样圆睁双目怒视着我:“谁让你多管闲事?谁让你去哀求她?”不待我解释,他把我的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转身拉起行李箱匆匆走了。那盒巧克力和从我手里抢去的玫瑰花,被可怜地丢弃在地上。

我对着他的背影跳脚喊道:“你是混蛋,赔我手机……”

3………………

第二天晚上下班后,我刚刚走出商城,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过来横在我面前,他是昨天那个男人。

我眼珠向上翻了翻不理他,继续往前走。不想一只大手伸过来,一把拉住我:“走吧,一起喝杯咖啡。”我感到那只手的力量和真诚,于是乖乖地跟在他后面,进了不远处的一间咖啡厅。

咖啡厅里温暖极了。一杯香热的咖啡下肚,我放松下来,调皮地望着他说:“打算怎样给本小姐赔罪?尽管说来。”

他苦笑笑,给自己燃了一支烟。一夜不见,他憔悴了许多,也消沉了许多。从他的谈话中我知道,他叫陆浩,今年31岁,7年前,大学毕业去了加拿大,先是读书,毕业后在多伦多的一家大公司做技工;他的女朋友是他大学时代的同学,两个人恋爱8年,他一直努力申请想把她办到加拿大去,没想到女朋友最终耐不住寂寞,离开了他。“我真的没有想到,当我从万里之外抱着一腔热望奔回沈城,等待我的居然是一个苦涩的夜晚。”

他说着,满脸的落寞。他从怀里拿出一部精巧的女式手机:“对不起,昨晚摔坏你的手机。这是赔给你的。”我说:“不用了,我的手机并没有摔烂。只是可惜了我的那枝玫瑰。”

他越发内疚:“啊,昨天我还抢你的花。虽然那花没能送出去,但我应该买一束花好好谢你的。啊!对了,这花该不是你的男朋友送给你的吧?”

我摇摇头,有点难过:“我没有男朋友,这枝花是我自己送给自己的。”

他的眉毛一挑:“自己送给自己的?”显然有点意外。

我虚弱地反抗他:“自己送给自己又怎么啦?在没找到爱情之前,难道不可以自己爱自己吗?”

他笑了。坐进这间咖啡厅以后,这是他第一次笑。他的笑容又干净又温暖:“好啊!自己爱自己——很不错的主意。看来从今天开始,我也要自己爱自己了。没有了爱情,更不该糟蹋自己——你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陆浩的神情一下子开朗了许多。那天晚上,我们一直聊到窗外有了淡淡的晨光。见我困倦得要睁不开眼了,陆浩说:“谢谢你,卖巧克力的小姑娘,现在我要走了。一会儿就乘车回北京,明天返回加拿大。”他用那双黑黑的眼睛望着我。

然后转身他大踏步地走了出去,高大的身影很快就消逝在晨雾之中。

4………………

陆浩飞回了加拿大,他的邮件不时从加拿大飞来,问候那个“卖巧克力的小姑娘”。2003年5月,陆浩在他发来的邮件中告诉我,他出差去了墨西哥,“你知道吗?在墨西哥,到处都是可可树。可可树上结的小小的豆子——可可豆,原是美洲热带独有的植物,16世纪初才被探险者带入欧洲,到了19世纪,被英国人制作成固体巧克力。因此说,南美洲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巧克力的故乡。现在,我要寄给你一包可可豆,是我亲自在可可树上采摘的。这些经过热带阳光洗礼的平凡的豆子,正是它,赋予了巧克力独特的魅力。看到它,我不由得想起你——一个‘卖巧克力的善良的小姑娘’。”

半个月后,我果然收到了陆浩从墨西哥寄给我的一大包可可豆,我把它们装进一个大大的玻璃瓶里,跟那些散发着甜蜜的芬芳的比利时巧克力摆放在一起,当有顾客问起的时候,我就笑着告诉他们:“瞧,巧克力就是由这些平凡的小豆子变出来的!”同时,我想像着陆浩在异国他乡那张微笑的、充满了生气的面孔,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丝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