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3)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3)

时间:2011-10-1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林南,你拿到了录取通知书了对不对。我很为你高兴。以后有人问起,我可以骄傲地对他们说,我有这样一位优秀的……师兄。

我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只在夜里出现的林南,隔在三重雾里的林南。圣诞的那个夜晚,我问他关于归还物件的方式。他回过脸来笑,我叫林南。不过告诉我你的名字就可以,我可以找到你。

从不参与任何集体活动的许宁安。从不知晓任何校园风云人物的许宁安。成日在宿舍昏睡靡靡的许宁安。不会对任何人有任何好奇的许宁安。林南只是忽略了,许宁安也会恋爱。许宁安也会去寻找!所谓林南,国际经济法系,大四,真实姓名程凌北。哈佛是惟一梦想。放弃保研。

多少人会羡慕我呢。传言里搭上天梯也够不着他衣袖的程凌北,我曾经陪着他,在这个出门要走半个小时的小饭馆,吃过一日又一日的他最爱吃的菜。

8 2001年7月2日。林南,或者是程凌北,毕业。最后一次吃雪菜鱿鱼。天气已经很热,我依然穿着长袖。在宿舍楼外,他同我道别。但是这一次说完再见,他没有越走越远。宁安,他喊我的名字。走近一步,再近一步。我的心几乎快跳不动。浑身血液在一刹那全部涌上大脑,我瞪大眼睛看他。

他的手朝我伸出来,虽然艰难,但总算一点一点地伸出来。我的双手在身畔簌簌发抖,使劲地绞住,紧得几乎已经将指甲掐进了手心。林南,有一个夜晚的记忆也是好的。在我最好最美的时候,我爱过的男孩子,他也愿意来同我谈一次恋爱。可是他的手,终于还是停在了半路。像枝头盛放的花,因靠近的攀折的手掌而战栗,却原来袭来的,不过是一阵凉风。是什么喀嚓一声,碎了一地。

9 2002年7月,我毕业。收拾行李提下楼,烂熟的七级阶梯。似乎看见站在十步之外的林南,走过来,对我笑一笑。瘦削的脸,头发理得很短。眼神深不见底,眉尖簇起淡淡的褶。

暮色弥漫,远处看得到一带烟灰的山峦。树梢缓慢摇动。一切情景都依旧。却已经没有了那个人。

车子开过来。单位的同事来接我去分配的宿舍。将行李放进后备箱。对他说谢谢,然后用自己的左手,握住了右手。

10 2003年12月,与素凉一起去喝酒。两个留在北京朝九晚五的女人。四年之后,还是要在一起,羞耻地度过圣诞。再次听她哑着嗓子说,我好想念苏耀阳。

一个人慢慢地走回宿舍。折身呕吐。直起身来用纸巾擦擦嘴。打电话说,我有一点饿。车子开过来。自面试时就对我亲厚的男子,虽已升为部门经理,但未曾改变的,是对我始终的关爱。宁安,想吃什么菜。浙江菜。点哪个都好。除了,雪菜鱿鱼。对他笑。我吃鱿鱼会过敏。吃完以后,手上会长出一片一片的红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像一桩静默幽深的秘事,只等着那个人在某一天执起我的手来,终于能够发现。发现我所有心甘情愿的隐忍和未曾启齿的期盼。

可是消失在大洋彼岸的林南,他终于未能明白。他不知道我用了1个月去探听他的真实姓名,用了7个月的时间来陪他吃他最爱的这一道菜,就像他终此一生也不会知道,我曾经对他那么、那么的爱。

用力地扭过脸去,还是笑,还是笑,眼泪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