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淡淡的执著

淡淡的执著

时间:2013-04-16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那年元旦,他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踏上北去的列车。提前三天预订,几经辗转,还是买不到坐票。
  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站了一夜,才到达北京。深吸一口气,晨雾中满怀的压抑扑面而来。匆忙挤上地铁,竟然迷失了方向。
  好不容易才找对地方,终于耐不住疲惫,一个人孤独地坐在路边。偌大的北京,给他的感觉,竟是说不出的空旷。
  面试很顺利,半个小时就敲定了一切程序。接下来的交谈多属闲聊。
  公司很小,一百多平方米的地方安下四张办公桌和四个人的起居物品,显得有些局促。他把物品放在自己的位置,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小心地回答着同事好奇的提问。
  这时她一脸睡意的走出房间,头也不回地走向电脑前。不想一下子碰到他的脚。噢,对不起,她还是没有抬头,迈过那只脚继续向前。突然觉得不对,转过身,发现害羞的他。不禁宛然。
  他早就发现了她。一身素雅,些许倦意写在眉眼间。从刚才同事的口中得知昨天全公司加班,她深夜三点才睡。
  第二天,一切走上正轨。她在他的右手边。虽说她来的比较早,资历却比他浅,她做他的副手。
  本来就是比较小的公司,家庭作坊式的管理,加上枯燥的作业方式。接连有同事辞职。短短半个月,本来略显拥挤的大厅清冷了许多。刚来不久的他,居然也心生离意。
  这时她生日,邀请了他。年轻人过生日,场面总是有些喧嚣。各色人等尽情的挥舞着奔放的青春和活力。渲染的包间里,灯光都开始变得暧昧。那天,她喝了很多的酒,唱了很多的歌。都是粤语,他大多听不懂歌词。
  回来的路上,她醉了。跌跌撞撞地和许多分不清面目的人告别,最后一个人瘫在地上。他过来拉她站起,平时瘦弱的她竟然出奇的重。望着她吐着酒气一脸茫然的表情,他忽然觉得有些心疼。扶她坐在路边。她开始呓语,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继而吐得一塌糊涂。这一切都是他始料不及的,环抱着她的身体,因躲闪不及,他的身上也变得狼藉一片。顾不得擦拭,跑了很远的路,终于找到一家亮着微光的小店,北方的夜晚,总是早早入眠。
  为了得到店主的热水,买了两包小熊猫。然后急急抱她过来,颤抖的喂她喝水。由于太急,引起她小小的咳嗽,惹得他立刻惊恐万分,轻轻拍背,赶忙问候,这时的她,不知不觉成了他心中的琉璃娃娃,生怕稍微的一碰,也会碎出千丝万缕的悲痛来!
  回到家,她躺在床上,酣睡起来。梦中却死死地拉住他的手。他局促不安地坐在床前,不时望望她恬静的脸。慢慢睡着了。
  再见她时已是上午10点多的时间。他伏在床前睡的香甜。身上披着她素雅的棉被。一半在身上,另一半掉落地上,一只被角还被他踩在脚下。
  他突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望着她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两手慌乱地搓着,不知该往哪里放。
  她迈着轻盈的步伐,端出为他做的早餐,简单的荷包蛋和香甜的牛奶。望着他吃的样子,露出满足的笑,却转而低下头,有些伤感。他有点不好意思,邀她一块吃。她笑笑,拿出咖啡壶,煮了一大杯的咖啡,慢慢品了起来。
  他和她在工作上配合得相当默契。有时候他的创意刚开了个头,她已经知道结果。他只要把计划大纲写出来,她就能细化得天衣无缝。他慢慢习惯了她的存在,仿佛她已成为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上班的时候,他会时不时地偷看她几眼,她总是一本正经的工作,没有丝毫松懈的样子。望着她清秀的眉目和期间若有若无的忧愁,他愈加怜惜这个瓷器般的女子。早晨上班时,他会提前去半个小时,目的是能早点看到她娇弱素婉的脸。她还是那样,全部注意力都扑在工作上,有时甚至忘了他的存在,这多少让他觉得惆怅。
  后来公司又来了个女人,大家都叫她小西。小西长的很是讨人喜欢,平时跟大家关系不错。由于公司的发展规模越来越大,他们搬进了宽敞明亮的写字楼,小西就成为新公司的行政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