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在离你最近的地方说爱你(2)

在离你最近的地方说爱你(2)

时间:2011-10-14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说着,从身后拖出一个巨大的物件,推到我面前。

杜明娟冻得通红的脸一下子逼上来,凑到我鼻尖前,“周颂民,现在我离你更近,0.1毫米,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4纳赤台泉距离格尔木市94公里,在海拔3540米的高寒地区,可以从长32公里的盐桥穿过去。

杜明娟坐在车座上,她秀丽的脸庞就在我面前,我脑子里却只有一连串的数据,彼此都很尴尬。“周颂民,你看那桥跟普通的桥也没什么两样啊!”她一直寻找着话题。我细细跟她解释明白,她却笑了:“你懂得真多!”

一间简陋的寺庙,梵唱声悠远绵长。杜明娟死活要下车,到庙里交了香火钱,规规矩矩在神像前跪下,双手合十,宛似一朵即将盛开的莲花。

突然下起了雨,我们没命地向车里跑。我脱下外套,罩住两个人的头,她扭过脸,向我灿烂地微笑。我心里怦然一动,赶忙找些不相干的话,“你许的是什么愿?”

她狠狠地白我一眼:“笨啊!”顿了一顿又说,“你猜?”我陶瓷样地看着她,她却笑成了一朵花,“最俗的那种,长命百岁!”

回去时大概是累了,她的头倚在我肩上,发间传来少女特有的清香。我尝试着,把手搭在她腰上,脑袋里立刻灵光闪现,不到59厘米,女孩子真是柔弱纤细的生物,那样强烈的勇气和韧劲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5杜明娟申请调到了山下的小学校,攥着调令喜滋滋地向我炫耀:“周颂民,我算过,现在你离我只有30多公里,不许你再想那个藏族姑娘。”

我告诉她那是我编出来骗她的,除了她之外,还有谁会这么傻,跑到高原上守着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

杜明娟在工地上已混得很熟,因为离得近,她常来帮这些邋遢到家的男人洗洗衣服。山路崎岖高寒,我怕她出什么意外,几次叮嘱她千万不要乱来,但她从来不当回事。我求多吉给她做了一个指南针,这是藏人特有的手艺。

杜明娟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轻轻贴在胸口上:“这可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

但我并不希望这个东西能派上什么用场,所以我央求多吉,把它做得精美,像个饰物就够了。

将近10月的时候,突然下了一场大雪,信号中断,工程全面暂停。我们变成了一群聋哑人,只能呆呆地坐在屋子里,看着鹅毛一样的雪片飞下来,对面的雪山越来越肥硕,渐渐臃肿不堪。

6半个月后,联络恢复。

我偷空给杜明娟打了个电话。学校里的人说,她上星期请假回家,现在也没回来,可又说她一直联系不到我,想上山来看看,被大伙死命拉住了。

我放下电话,指尖轻跳着,莫名觉得不安。这种感觉紧紧纠缠着我,像这没完没了的阴天。

一天下午放杆,走过一片积雪,一群人忙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找到了深埋在雪地里的桩点,多吉一杆扎下去,顿时惊叫起来:“什么东西……”

扒开半尺深的雪,大家脸色苍白,抬头看我。

我全身颤抖,慢慢蹲下。

那是杜明娟。

我几乎不能呼吸,我抓住她的手,希望她能暖和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她紧紧攥着的那个小小指南针,无论我怎样劝说哀求,也不肯松开来!

有些细节永远都不会被揭晓。杜明娟本该在成都,她也许上了车,也许是在车站上犹豫,也许只想到山上来再看一眼,也许就在我向窗外张望的时候,她正在雪地里挣扎呼喊着我的名字……

7我把她的骨灰装进小小的玻璃瓶里,终日戴在胸前。她总是觉得我不够近,现在,我们终于不再有任何距离,她紧贴着我,一生一世相伴相随。

只是,这竟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2006年7月1日,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全线开通,全长1956公里,纵贯青藏高原腹地,全线海拔4000米以上地段960多公里,翻越唐古拉山的铁路最高点海拔5072米,经过连续多年冻土区550公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10万筑路大军历时6年最终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