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寒露立中宵(2)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寒露立中宵(2)

时间:2014-04-14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他们告诉我,她死了,那个被冠以我母亲之名的人,死了。
  
  然后我的父亲迫不及待的将他的青梅竹马娶进了府,是的娶,是正妻的分位,我明白其实父亲等母亲死已经等了很久,只是没有想到那么容易就达到目的了,而且那么轻松的甚至不费一丝一毫,对了,还有我的妹妹,那个传说中只比我小二个月的妹妹,我不由笑出声,呵,多么可笑,只比我小两个月的妹妹。
  
  命运便是如此戏谑不堪,原本以为已经到期的剧本又笨拙的延续,其实我只是一个不明所以的孩子而已。
  
  缘着或多或少我也算是皇室血脉,当今皇帝的亲外甥女,到了及笈的年岁自然也不能怠慢了去,便是那个老奸巨猾的男人借着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将我传说中的妹妹以及那个定了亲家的男子一起带了出来,缘是家是,皇帝也便不得多说,心里多少有些不爽快,毕竟是自己妹妹的亲骨肉,对方还是一个半途横插一刀的人,若说愤恨应是我这个当事人多一些,倒是最后也终究是看开了,荣华与我也不过是过眼云烟,本就是与孤僻的,又何必讨要太多,只是心里总有那么小小的念,希望再某一天可以遇见那个男人,然后像书里写的那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若是再说后来,莫不是上天真的听到了我的话,只是如此的相遇,倒不如从来没有遇见过来的跟好。
  
  是的,他便是立在那个所谓的妹妹身边的男人,我从不会记错的,就是他,只是与那时的表情不同,更加温柔,仿佛可以把人融化进手心的眼神,对着我的妹妹,不是我,我猛的想起翎渊,或许他只是忘记了,我只有这样浅浅的安慰自己。
  
  【三、】
  
  那一天,百花齐放,不知是为了谁的,群臣道贺的时候,我只是默然不语,没有人知道,蓦的,我从那里看到了宛若隔世的悲伤,恍然回首,才发觉只是刹那。
  
  宴罢,那个男人留了下来,我隐隐从下人的嘴里听见,他的名字,他的声名,他的传闻,一如他的风华,他的不染尘埃。
  
  他是泷九,闻名天下的九公子。
  
  后来我们竟也熟识了,那时的他就如孩子一般,是的,只是孩子,所以无法察觉我的悲伤,他可以信任,可以哭泣,可以毫无顾忌,唯独不会爱我,而我却也想疯子一般明知前方是无尽的深渊却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只是虚妄的光亮,就足以将我拖进绝望的空洞,或许只是他,所以才有这样的魔力吧。
  
  从那一刻起,陡然发现,时间开始变得漫长,每一个瞬间,都会像烈火一般狠狠的灼烧着我的胸口,我不可自拔的走向黑暗的边缘,开始算计着一些不堪的事情,每一个夜里,我都会在梦里哭泣着醒来,人啊,永远都逃脱不了贪婪的控制,只想得到的越来越多,不可置疑的,我想他爱我,最后却将那份爱变成了占有,变成了阴晦,他一如既往的笑着,对着我笑,然后以无比耀眼的口吻告诉我,几个月后,他将于他所爱的人,我的妹妹,他的卿卿成婚,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我猛的有种熟悉的感觉,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却也没有在意,只因成婚,如此雀跃的两个字眼就如此生生的刻在我的心头。
  
  那一天晚上,我没有哭泣,是的,唯一的一夜,我的心中已经有了计划,无论结局会怎么样,我要杀了她,那个破坏我爱情的女人,我要杀了她,欲望已经在我的心里扎了根发了芽,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就连自己也不,我的脑海里只有血一般的颜色,那个女人的血,我已经完全忘记了其他,包括那个我深爱的男人。
  
  一如那夜所想,我确实出手了,只是扯开那条妖红的帕,隐没在凤冠底下的那张酷似母亲的脸,我的手突然颤抖了,忽的想起,母亲临死前念念不忘的名字,想呓语一般直直换着的一遍又一遍的“卿卿,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