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寒露立中宵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寒露立中宵

时间:2014-04-14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寒露立中宵
  
  暮光,沉寂在消逝的尾音,
  
  云潮翻滚,遮掩住阳光的温度,
  
  缠绕在手心,
  
  身边依然回荡着旧时的笑语,
  
  雨后的秋千承载着幼时的我们,少年的心,
  
  依稀记得,你纷扬的长发,
  
  散落在时光的湖里。
  
  那眉间的一蹙,
  
  又是否成为他永远的心痛。
  
  ---引。
  
  这是一段安静的过往,它将由时光来论述。
  
  如果悲伤可以隐匿,那么它便不再是悲伤。
  
  【一、】
  
  我的父亲是当朝国师幕予,母亲是皇帝嫡亲的妹妹,姒漪公主,荣华注定伴随着我的生命。当我出生的那一刻,几乎全朝的大臣亲王齐聚在幕府,是的,幕府而不是驸马府,这个完全打破了伦常的府邸,是我的家,或许并不算是家,只是一处安身的地方,这一切都无不代表了幕府在整个王朝的地位。
  
  只是母亲是悲伤的,父亲是悲伤的,我是悲伤的。
  
  我是烟瑾,幕烟瑾,所有人都赞叹着这个华丽而美好的名字,代表着馨如美玉,烟尘似锦的祝愿,而只有为我取下这个名字的男人知道,这不过是一个阴厉的诅咒,如烟火一般在最美好的时候破碎,一如瑾年,仓惶而亡。
  
  每日每夜的伴随着那两个人的争吵,我开始学会沉默,甚至有长长的三个月没有走出过房间,每日的饭食都是由下人打点,我开始疯狂的爱上音律,却是犹爱那支碧玉般通透的笛,稍一吐息,便可以流露出浑厚的声响,便如那无休止的悲伤。
  
  得到它不过是因缘巧合,那时,便很孩子气的唤它翎渊,就如它的色泽幽若深渊。或许并不只是为了翎渊,那么多年,脑海中一直隐隐约约浮现着那个男人的相貌,在阴雨连绵的长亭中,遗下翎渊的男人。
  
  陡然发现,直到今天我都在恋恋不舍着那天的每一个细节,包括落魄的我,仓惶的我,哭泣的我。
  
  我想,之所以再后来都一直没有忘却那天的原因,归根究底也不过是因为这一天是我漫长的生命中从没有的真实,那个男人也便是第一个愿意为我弯腰的人,只是为我,而不是幕烟瑾。可是当我迷迷糊糊的预见这一点的时候,一切都再难回头了,我确实已经没有勇气再说不爱这类词了。
  
  【二、】
  
  从我有记忆以来的第一次,母亲走进了我的房间,执起那把在暗格里埋葬了很久的斑驳着细细密密的痕迹的梳子,不由分说的为我绾起了闲置很久的青丝,我就伫立在哪里任由母亲生疏的手小心翼翼的划过我的发,或许母亲是爱我的,我只是在心中轻轻的叹息。
  
  从泛黄的古镜中依然可以看见母亲风韵犹存的样子,皇家的公主,又何尝不是如此悲哀,我嗤笑,阳光透过砂纸斜斜的照在我的脸上,恍惚间,镜中的人影和自己逐渐重合,猛的吸了一口气,应是幻觉吧。
  
  “卿卿,为什么不对娘亲笑,为什么不对娘亲笑,卿卿,卿卿……”我茫然一头雾水的抬头,直直的盯着她。
  
  “呵呵,不是,你们都在骗我!”那个女人突然歇斯底里的吼叫,我亦不作声,就看着她这样离开,其实我一直不希望知道真相,如果一直被蒙蔽直到死亡又何尝不是幸福,只是很多时候,往往难以如愿,越是逃避的,就越清晰,就像第二天早上……
  
  府里的下人慌张的冲进我的房里,也着实吓了我一跳,毕竟在这偌大的幕府还没有谁如此走进过我的房间,这天的是就像一道惊雷,彻底打碎了我的世界,虽然孤寂却安全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