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我们都是有理想的人

我们都是有理想的人

时间:2011-10-08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上天没有赐予我们完整的家庭,精致的面孔,但我们依然拥有理想,以及,一颗善良的心。

小美

来这个大家庭的第一天,我就见到了小美。狂乱不羁的头发,桀骜不驯的眼神,倔强地站立在我面前。阿姨告诉我,她最近缺了很多课,让我好好给她补补。

我向她解释通分的定义和方法的时候,她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草稿纸上画一些各式各样的小人头,然后在我让她做练习的时候冷冷地说:“不会。”

我平静地问她:“哪里没听懂?”她不看我。旁边有孩子叫嚷:“别费劲了,她从来都考个位数的。”

阿姨告诉我,小美的父母原本是开理发店的,因为一场变故双双去世,她于是被送到了这里。而上次她划拉在草稿纸上的小人头我带回去仔细研究过了,都是最近很流行的发型图。

想了很久。第二次去的时候,我认真地问她:“小美,你有理想吗?”“我想当高级理发师,不过,想也没用,反正也当不上。”她淡淡地说。我有些心酸,这看似骄傲的女孩,心里竟长满了自卑的小草。“据我所知,我们市有所中专里有个美发专业,收初中毕业生。”“真的?”她的小脸,慢慢地放出光来。我不失时机地在纸上划拉了几个大大的数字,“他们去年的分数线是这个,不高,每科及格就成,可是你……”

沉默许久,她慢慢地打开书包,拿出课本,怯怯地拉住我的手,“姐姐,我们从哪里学起?”

清清

小美的学习逐渐步入正轨。每次我去,她都会拉住我,问上一大堆问题。阿姨看着她欣慰地笑,然后朝我皱起眉头:“来了个小男孩,一句话都不说,叫清清。”

我去看他。明晃晃的白天,他把自己藏在房间里最黑暗的角落,扯一条小被子披在身上。

退出来,我问阿姨:“清清怎么来的?”阿姨沉默了一会儿:“听说父母都是官儿,收了人家钱,被抓了,清清一个人,就给送过来了。”我回头看他,黑乎乎的桌子底下一个模糊的小人儿,心里不禁一阵阵地疼开来。

我开始留心清清。每次回答完小美的问题,我都去他房间,给他讲故事。他还是不吭声,可阿姨说,每个星期二的晚上,他都早早地洗了澡,乖乖地坐在床沿。我知道,对于我的到来,他开始有所期待。一个月后,我讲黑猫警长的时候,清清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警察都是坏人1我震惊:“为什么?”他低下头,“爸爸妈妈就是被警察抓走的1

思考并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柔声问他:“清清,你有没有做错过事啊?”他点头。“那你做错事的时候,该怎么办呢?”“爸爸妈妈会批评我。”“那爸爸妈妈做错事的时候,该怎么办呢?”“不知道。”他一脸犹豫。我抱起他,“清清,爸爸妈妈做错事了,所以警察叔叔把他们叫去批评了,知道吗?警察叔叔是好人,不是坏人。”他抬起头,征询地看我,我目光坚定。好一会儿,他小声说:“知道了。”

这件事情,我再没有和他提起过。一晃半年过去,中秋节,大家抽题目做即兴演讲。清清抽出纸片,歪着脑袋想了想,字正腔圆地说:“我的理想。我的理想,是当一名警察,好批评那些做错事情的人……”搂着他,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一脸。

明仔

奉阿姨之命去观看明仔学校举办的英语朗诵比赛。明仔站在台上,用流利的英语朗诵“I Have a Dream”,神情端庄,语气深沉。

比赛结束,他得了第一名,我上台献花,台下有人喊:“裁判黑哨1他冲下去,与人厮打起来。一架打完,他灰头土脸,衣衫不整,嘴角还溢出了一丝血迹,活脱脱一个电影里不良少年的形象。我领着他回来,一路无语。

阿姨见惯不怪地拿出医药箱为他包扎,他疼得龇牙咧嘴,连手里拎着的书包都掉到了地上,却始终不肯喊痛。我弯下腰来帮他收拾从书包里散落出来的书,却看到了一张课本大小的,被磨得发毛的画像。画像上的人,浓眉大眼,气度非凡,竟然是,我们敬爱的周总理。

我一惊。这少年的理想,可真让人不容小视。

包扎完毕,阿姨出去,我故意放慢脚步,走到门口,然后回头,“明仔,我知道你的理想是什么。”然后微微一笑,转身出门。

我从图书馆借了好多书,提进明仔的房间,不言不语,放下就走。他以周总理为自己的榜样,埋头苦练英语,很显然,他想成为一名外交家。所以,我必须用许多外交家的逸事告诉他,想成为一名外交家,光有英语是不够的。

以后每次来的时候,阿姨总不会忘了向我唠叨明仔,他变得有礼貌了,他最近都没有打人了,老师也夸他有涵养了……我总是微笑不语,理想的花朵一旦找对了土壤,便会开放得势不可挡。

杰杰

渐渐熟悉了这个地方。和大家一起玩游戏的时候,常常都会觉得窗外有人。有时候转身看,却只能看见一个飞掠而过的,黑黑的小脑瓜。

按捺不住好奇心,有一次,游戏正酣,我从后门偷偷溜出去,绕到窗后,终于看到了这个神秘人物。是杰杰。这孩子的事,阿姨跟我提起过。因为反应有点儿迟钝,他的父母在去年将他留在了这里的大门口,从此便杳无音信。我走过去,拉拉他的手:“一起玩吧。”他重重地拍掉我的手,然后,飞快地跑开了。

以后每次游戏,我都去杰杰的房间邀请他参加。第一次,他不理我;第二次,他还是不理我;第三次,第四次……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他终于朝我点了点头。欣喜若狂,我试探着拉住他的手,想牵着他走出房间。他却惊恐地往后退,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上次,爸爸妈妈也是这样牵着我走路,后来就不要我了。”

想说话,嗓子却发紧。许久,我抱他入怀,“爸爸妈妈不是不要杰杰了,是不小心给走丢了,以后呢,他们肯定会找到路回来的。”“真的吗?”他抹抹眼泪,“那么,我以后要发明一种很粘很粘的粘贴纸,把爸爸妈妈的手和我的手都粘在一起,这样的话,他们以后就不会走丢了。”

小莹等

是的,他们并不是普通的孩子,这是本市最大的福利院,而他们,全都是失去了父母的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