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暮暮春迟,也该是游戏结束的时候了(3)

暮暮春迟,也该是游戏结束的时候了(3)

时间:2014-10-26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对这个满脸净容的男孩,我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chapter.8】
  
  在游戏里,我买了悬崖杀手,扬买了浪荡书生,而杜璟潇是锦衣卫的督军。我不得不承认,游戏有时会给人带来快感,纵使是无聊地杀来杀去。杜璟潇说,我锦衣卫要出一万两请悬崖杀手解决浪荡书生,悬崖杀手拒绝了这桩买卖,毕竟书生救过杀手一条命,杀手也有不杀的原则。
  
  在京城万豪的秘密盛金之下,杀手必须缴获二品大员如奕的颈项。杀手知道,这次任务会牵动全城锦衣卫,但他还是接下,因为不杀原则之外,他只认钱。
  
  没有太多星辰,圆月,杀手知道盛金也许也会买下自己的命。
  
  只是舔刀子为生的他已经没有太多留恋与惧怕。
  
  【chapter.9】
  
  夜晚的长安街四处蜇伏着杀气,如奕的府邸意外地没有一点灯火,四处都隐藏着黑色的眼睛,杀手手中的剑逼着寒光。如奕的府邸开始传来哀嚎,锦衣卫决对想不到杀手的速度这么快。锦衣卫倾巢出动,只是看见如奕的头颅悬在杀手手中,脸上没有一丝恐惧与痛苦。杀手的剑轻吻而过,没有给他痛苦与怖惧的时间。
  
  锦衣卫蜂拥而上,为首的督军像只猎豹一样追赶敌人。杀手没有迟疑,黑影一道道在夜幕下倒下。只是锦衣卫有杀不完的人,车轮站可以让杀手筋疲力尽。弓箭手的箭像密密的网围住杀手,似是而非,督军的剑让杀手停下手中剑。
  
  没有余力,杀手还是望着督军手里的剑突然被移开,书生出现了,青色的衣衫在月光下多了一份安稳。
  
  没有太多迟疑,书生把督军的剑撩倒了。用青衫护着受伤的杀手,杀手的血值正在慢慢减少,只是锦衣卫的人数越聚越多。就在这时,残喘的杀手,耗费最后的血值,重创了督军,也许督军未曾预料,血值瑞减,锦衣卫因为督军的受伤,一下子乱成一片。书生趁乱给锦衣卫留下一枚烟雾弹,等锦衣卫恍过神来,早已无踪迹可寻…
  
  杀手的血值快耗尽了,书生必须再一个钟头内完成任务,赢得九曲还魂才能让杀手续命。
  
  所以,书生将杀手安置在客栈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chapter.9】
  
  深夜里,客栈里只有店小二在拨灯芯,然而与锦衣卫的游戏还没结束,有几个锦衣卫搜寻到客栈来,杀手知道一个店小二是应付不了的。反正血值就快尽了,倒不如做件好事,虽然受伤,但杀手的级别够高,那几个锦衣卫没有太大难题。
  
  当杀手解决那几个喽萝之后,转身却发现店小二阴沉的脸,来不及思考,店小二的手里粹毒的匕首已刺入杀手的腹部。杀手才明白,小二的级别比他更高,都可以隐藏身份了…
  
  杀手的血值正迅速的向零逼近,离书生回来还有三刻钟,这时出现一道黑影,他像魅影一般穿过小二的身体,小二受此重创,血值业已趋零。可是黑影没有九曲还魂,救不了杀手,只能看着杀手的血值渐渐刷白…没有太多语言,黑影结束了小二的游戏生涯。
  
  我的游戏生涯也结束了,扬问我还要不要再买一个身份,我摇头,游戏始终是游戏,却还是让人充满伤感。渐渐的,书生退隐江湖了…
  
  【chapter.10】
  
  游戏人间般,时间沙漏里的细沙似缓却速的飘落,大学都到了第四年了。和杜璟潇遇见的频率越来越少,偶尔在食堂可以老远看见他顶着爱因斯坦式的暴炸头在打饭,没有太多寒喧,他匆匆地拿着两盒饭走向在餐桌等待的陆欣。我知道,此后再不会有交集了吧!
  
  【chapter.11】
  
  只是大学毕业的前一个月,杜璟潇说,我跟陆欣分手了。他把头靠在我肩膀,欧阳冰,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努力地想忘记你,可是七年了,为什么每次都挥不掉你的影子,你告诉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