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如果这样能快乐(2)

如果这样能快乐(2)

时间:2014-12-28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白小牙将情书揣好,揉了揉我的头发:“没关系的,千葱,不要哭了。”
  
  我知道自己被原谅了,虽然白小牙托我给林司阳的情书没有送出去,虽然最后我以一个极丑无比的姿势趴在林司阳的身上制造出一个血流成河的吻,但是白小牙并没有生气,她大方地原谅了她最好的朋友。
  
  一想及此,我松了口气,鼻子里冒出个亮晶晶的鼻涕泡泡。
  
  就在这个定格的画面里,林司阳塞着耳机,静静地路过我们身边。我看见他的目光弥足珍贵地停留在我们身上一秒的时间,只一秒,随着鼻涕泡泡的爆裂一闪而过。
  
  当时的我瞬间就起了杀心,恨不得立即找一把小剪刀自我了断。
  
  而白小牙,这个平日里安静得体的全优生,却在那个擦肩而过的一瞬间突然开启了全身的马达追了过去。
  
  她伸出细长的手臂拦住了林司阳的去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吗,林司阳,我喜欢你。”
  
  这是我十三岁那一年的某一天,潦草的夜色就要覆盖这座小小的北方城市,光影温柔地淡化开去。
  
  那时候的林司阳瘦高孤独,毛茸茸的短发垂在额前,面容寂静。
  
  那时候的白小牙甜美青涩,白皙的脸庞因着男生短暂的凝视而微微发烫。
  
  那一天,我的好朋友白小牙恋爱了,和她喜欢着的林司阳,那个蛾眉螓首的林司阳;那个走路时微微仰视的林司阳;那个喜欢塞着白色耳机低头走在放学路上的林司阳。
  
  那个我喜欢的林司阳。
  
  白小牙永远也不会知道,她最好的朋友,究竟是有多龌龊。当她拿着那封字迹清秀的情书走向林司阳时是有多么的不情愿,当她不小心因为简小宇的陷害而亲吻上林司阳的嘴唇时,又是怎样的心动和哀伤。
  
  这是我十三岁那一年。
  
  白小牙,简小宇,林司阳,还有千葱,我们四个人聚在了一起,仿佛为赴一场荒芜的盛宴。
  
  002【四年了,简小宇没有过过一个像样的生日】
  
  如今我二十一岁,依然是个好不正经的姑娘。
  
  周末的清晨,我用偷偷配来的钥匙打开林司阳家的房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去。
  
  屋子里漂浮着洗衣粉和腐烂的食物混在一起的怪味。林司阳仍在熟睡,床头柜边摆着一瓶开了盖子的安眠药。
  
  有一瞬间,那种极端的恐惧和无助再一次哽在喉间,一如四年前的那个夜晚,大约是十五十六号的样子,头顶的月光润得要滴出水来,那一天也是这样的景象,我呆呆地立在门边,而林司阳熟睡的面容像个疲惫的孩子。
  
  我走过去,倒出瓶子里的药片数了数,确认了他只吞了三粒,不足以致命。
  
  我没有叫醒他,而是红着眼眶打开了窗户。新生的阳光瞬间淋透了这个小小的死寂的卧室,淋在林司阳睡梦中微微皱着的眉间。
  
  接下来的时间我用来打扫,收好桌上五花八门的铜版纸杂志,退掉两箱啤酒瓶,在一尘不染的厨房里熬粥。
  
  一小把薏米,一小把红豆,加几块冰糖和红枣,小火慢熬。
  
  等待的时间我用来翻看客厅里随处可见的杂志,有一本的封面上印着林司阳逆光的脸,只隐约可见狭长的眼角和微微上扬的唇。
  
  这是林司阳做模特的第二年,我读大三,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四年的时光改变的东西实在太多,却独独没有把我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我仍是三年前的行为举止,仍是短短的头发,也还如从前那样偷偷地喜欢着林司阳,一副到死也不肯说出真相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