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陌小莫,谁带你去流浪(4)

陌小莫,谁带你去流浪(4)

时间:2015-01-26 作者:未详 点击:54次


  
  程南星的眼睛里已经开始冒火了,我生怕他会把杜婉清的头发一根根拔下来。申安突然温文尔雅的说,这位美女怎么称呼?我顿时用鄙视他祖宗十八代的眼神瞪着他这副见到美女就忘老婆的嘴脸。杜婉清生动的笑着说,杜婉清。申安依旧笑着说,***肯定特会起名,这名起得跟处女似的。程南星终于出镜了,他嫌弃的看着申安说,你哪只眼睛看她像处女啊?我看见杜婉清的嘴角僵了僵,继而典雅的笑着对我说,你朋友可真爱开玩笑。你知道吗,爸爸挺喜欢我穿这件衣服,但就是嫌这衣服有点露了。我还跟爸爸说呢,要不把这衣服送给小莫得了。毕竟你12岁的时候就已经被那么多人看过,可能你会比我适应这样的衣服...
  
  全身的血液在那一刻凝固。我听见旧日的伤口渐渐被撕裂的声音,像是被剪开一条小缝的锦缎,有一双手冷静的而又迅速地将它用力撕扯,直到撕扯出一道鲜血淋漓的新鲜伤口。杜婉清立刻捂住嘴巴装做很无辜的样子,对不起啊,小莫,我不是故意说出来的...说完,她起身歉意的看了一圈大家,袅袅而去。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我,眼里均流露着想要知道12岁的我到底经历了怎样惨痛的迫切。我冲出门外,身后跟着杂乱的脚步声,我躲在一个黑漆漆的角落里,被一双温暖的手拽了出来。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吻,我睁大眼睛望着这双布满悲伤和泪水的温润眸子,顾景安,他是顾景安。他的吻像午夜的海浪,凶猛而激烈,冷静霸道地辗转吸吮着我几乎发麻的嘴唇。我没有说话,没有反抗,没有回应,只是安静的享受着疼痛。我终于开始明白杜拉斯的那句话:如果不是遇见你,我早已朝生暮死。
  
  七、顾景安(1)
  
  我和陌小莫手牵手从黑暗里走出来的时候,申安和程南星惊讶的看着我们。他们都看见了。申安仿佛根本不在意我们接吻一事,他没有看我,舔了舔嘴唇对陌小莫说,你是不是被...那个过?我冲上去将申安扑倒在地,奋力的挥着拳头。
  
  所有人都被我吓坏了,没有人相信一向安静的我会像一个疯子一样。陌小莫突然拖住我的胳膊撕心裂肺的哭,你不要打他,求求你不要打他。我心疼的看着她,慢慢起身,心里像是撒了一把滚烫的盐。从他禽兽般的问话中就知道他并不爱她,她却拼了命的维护他。她把他当成了另一个自己,她对他所受的一切感同身受,她怕他受到伤害,实际上是怕自己受伤啊。他们上辈子一定是兄妹,还是那种哥哥常欺负妹妹的那种兄妹。
  
  从12岁那年我见到她的第一面起,她便是落入我眼里的那粒沙,揉不出来,一碰就疼。瘦小的身体,倔强的神情,看似低到尘埃里,眉间却有别人无法企及的骄傲。谁也说不上12岁的爱情算不算得上是爱情,就像一粒种子,被早早的埋进肥沃的土壤,在经历漫长的光阴之前,它仅有的,也只是一粒种子罢了。
  
  我将床单裹到她身上时,心跳是没有温度的。程南星恨恨的要替她报仇时,我阻止了。深爱是疼的,是流不出眼泪的,是不能尖叫的,是必须忍耐的。我们可以烧了陌家的柴房看葛仪暴跳如雷的样子,也可以将葛仪晾晒的衣服全部偷了去,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可陌小莫却可能因此承受更大的委屈。
  
  那个永生难忘的夜晚,12岁的陌小莫赤裸着上身,像一根连根拔起的树桩,久久地呆立在那儿,然后风驰电掣的长大了,长成现在这个没心没肺的开朗女孩。可我明白,在她的心里,潜伏着一个深渊,即使扔下巨石也发不出声响。
  
  八、顾景安(2)
  
  陌小莫的生日过后,学校里就开始流传起各种各样的传闻。风言风语像巨网般撒下,紧紧勒住陌小莫、我和程南星。因为我笃信,只有我和程南星是真正关心陌小莫的。
  
  说到程南星,不得不提他对陌小莫的情义。那是种什么样的感情呢,敏感如我,都不敢妄自断论。葛仪死时,我曾呛过程南星,我说,老天不给你机会啊,你想报仇都不行了。他神秘一笑,拍拍我的肩膀说,老天已经帮我报了。他脸上的那种快乐是我从不曾见过的,就连他收到程爸爸从城里带回的玩具时都不曾那样满足过。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