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4)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4)

时间:2015-07-2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岑玦,救我!
  
  我向他伸出双手,可是他依然站在那里对她微笑,像是没有看见我一样。而莫桑就站在楼梯口,看着我滚下去,眼神复杂而纠结。
  
  六、
  
  天旋地转,只觉得头好痛,腿也好痛。眼前是一片看不见底的黑暗,我很无助,很害怕,巨大的恐惧笼罩着我。我想呼喊,可是不知怎么,喉咙发不出一丁点儿声音,任我再怎么努力地想要叫出来,都无济于事。除了头痛、腿痛,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了,连心痛都忘了……
  
  意识逐渐模糊起来,这是梦吗?如果这是梦,为什么我醒不过来?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当我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眼前有白色的光,很刺眼,像那个女人的白色婚纱一样亮。周围很吵,有脚步声,有说话声,有金属碰撞在一起的叮当声。我有些害怕,还是想叫喊,这一次,我听见喉咙里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我感觉有人紧紧地握了一下我的手。不对,这不像是梦,我得赶紧醒过来!费力地睁开双眼,我在白色的光影中,看到了莫桑的脸!
  
  周围的一切,让我的心都跳慢了半拍,我居然躺在医院里!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灯,白色的点滴瓶,白色的床,还有床尾,我半截右腿上裹着的一层又一层白色的纱布!
  
  莫桑坐在我旁边,握着我的手,沉默地看着我。
  
  我怎么了?
  
  声音嘶哑而颤抖,把我自己都吓到了!
  
  小狸,你出车祸了,你乘坐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翻了车,死了很多人。你很幸运,捡回一条命,只是,你的小腿……
  
  他看了看我的右腿,没有再说话。
  
  从他的表情,他的语气,他的眼神中,我找不出说谎的痕迹。
  
  莫小狸,你残废了!
  
  我是不是应该大哭一场?或是像从前一样,大发脾气,大吵大闹,要死要活?总该折腾一翻,才是我莫小狸的作风吧?
  
  可是这一刻,心突然安静了。觉得很累,很累。什么也不愿想,什么也不愿做。
  
  梦中的黑暗和恐惧,在眼前白色的光影中消散,在莫桑温暖的手掌中消散。不怕了,小狸,你不用再害怕了。至少,有他在,至少,你还活着。不是吗?
  
  我看着莫桑,轻声问他:岑玦知道吗?
  
  不知道。
  
  嗯,不要让他知道。
  
  我很平静。
  
  七、
  
  和岑玦离婚的时候,他眼睛里喷着火。我告诉他,我在婺源找到了一生的挚爱,我告诉他,我从来也没有爱过他。
  
  他是个不需要解释的人,离开的绝决而干脆!我想,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吧?不过,他应该很快就会把我忘了……
  
  莫桑说,小狸,不要考验爱情。
  
  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否则当初出事,我也不会瞒着他。我不确定,真的不确定,他一个那么追求完美的人,能不能接受我这个断了一条腿的废人。
  
  我没有勇气去验证我们之间的爱情,更没有勇气去面对它未知的结果。索性放下,留一份美好给自己,他依然是那时的样子,恰如初见……
  
  现在,我住在莫桑曾经住过的地方。那里有两个女人留下的痕迹。他真可爱,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那里的茉莉花,是洱彤亲手种下的,那里的摇椅,是若宣曾经躺过的,这里有她们的气息,当然,也有他的气息。我住在这里,感觉和他们在一起,很安全,很满足。
  
  闲来浇浇花,喝喝茶,看看书,听听歌,或是躺在摇椅上小眯一会儿,也挺好。窗外人来人往,常常会不知不觉坐在那里,一看几个小时,不知道,能不能看见谁。